重庆第一双语学校

鲁善坤生于书香世家,外祖父成汉三曾任北京师范学校校长,父亲鲁承宗毕业于西北工学院,创办凉山大学并出任校长,母亲成秀贞毕业于西北大学商学系,先后在三十二中和重庆八中教书。受家学的熏陶,鲁善坤从小就爱读书。

1957年,父亲鲁承宗被错划为,至1979年。22年的时间,对这个家庭犹如一个漫长的冬夜,但一家人求知上进的心没有被磨灭。

1969年,年仅17岁的鲁善坤因父亲“”的帽子,受到牵连,到四川省开县一个偏僻的山村当知青,成了生产队的巡山员。三年里,鲁善坤坚持阅读,用精神食粮填充着物质的匮乏,手边能获得的书都拿来读,《中华活页文选》、《孔子世家》、《高祖本纪》、《离骚》等都是那个时期读的。

1972年,鲁善坤顶替母亲回城当了一名小学戴帽初中部的教师,一干就是五年,教地理、历史、工艺基础等,其间在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了一年外语,回校后开始从事中学外语教学。

然而那是一个知识被遗弃、知识分子不受尊重的错误历史时代,一脚踏进教育之门的鲁善坤,第一次直面中国的基础教育,却陷入了困惑与迷茫中。面对这一切,鲁善坤心中腾起两个字:“改变”。

1972年,鲁善坤因母病退,得以返城顶替,成为一所戴帽中学的教师,这一刻,他的一生与教育相伴相随,不离不弃。

恢复高考后,1978年,鲁善坤以优异成绩考入西南师范大学外语系学习,1982年毕业。随后的近二十年,经历了教师、康定中学挂职副校长、重庆市教委督学、重庆一中副校长、重庆八中校长等诸多角色,这期间,鲁善坤对教育进行了多维度的观察和一线年,鲁善坤成为重庆一中校长,同年,在他的组织下成立了重庆一中国际部。也是从这一年开始,他更加大胆地用发展性教育寻找教育的出路,从德育、课程、课堂、管理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探索性改革。

及至2015年退休,鲁善坤在教育路上不断行进了43年。一路走来,他说自己就是一介书生,始终以求知(学习、观察)和求真(实践、改革)的态度坚守书生的底色。

1977年,恢复高考,积压下来的几千万中学生刹时沸腾了,他们用“夺回失去的青春”的豪情,如饥似渴地吸吮着知识的雨露,积蓄着振翅高飞、报效祖国的力量,鲁善坤也是其中的一员。 1978年,鲁善坤凭借扎实的功底,刻苦的学习,以优异成绩考入西南师范大学外语系。26岁的鲁善坤怀揣着建造美好的未来教育的梦想跨进大学,踏出了“改变”的第一步。

毕业后,鲁善坤成为重庆一中的一名教师。1985年,鲁善坤被父亲的精神所感召,同时受四川省委组织部派遣,前往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县康定中学任副校长并担任英语教学工作。此前的一年,鲁善坤的父亲鲁承宗以65岁高龄前往四川省凉山州支边,创办凉山大学。

在康定中学期间,鲁善坤看到了当地的贫穷和人民精神上的愚昧落后,看到了孩子们在艰苦的环境中与题海作战,只为跃过高考那道龙门,没有人关心这些知识学来是否有用,校方的办学思路同样处于混沌中。他开始从思想的深处理解父亲,理解教育的现实意义,“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久久缠绕在鲁善坤的心间。

挂职锻炼归来,鲁善坤出任重庆市处级督学。短短的一年时间里,鲁善坤走访了一百多所学校,更加敏锐、清晰地看到了教育深层次的问题:学校办学的模式化,教育观念的无序化,育人目标的单一化。鲁善坤对基础教育的忧虑愈发深沉,对教育进行改革的想法也更加迫切了。

面对教育现实的困境,1990年,鲁善坤向上级要求重回学校,他决定奋力一搏。1992年,突破的机会来了,鲁善坤受四川省外事办派遣赴美国华盛顿讲学一年。这期间,鲁善坤在13所美国中、小学讲课,亲身体验了西方学校办学的特点,看到了民主、开放、自主的课堂教学,看到了教育发展的新的可能性。这一切为鲁善坤提出发展性教育理论提供了思想的源头。

回国后,鲁善坤先后担任重庆一中副校长、重庆八中校长职务。任职期间正是应试教育愈演愈烈之际,鲁善坤却敢为人先,开始思考并实践发展性教育模式。鲁善坤嗅到了新世纪的气息,他说:“时代赋予了教育神圣的使命,它必将以催生新的发展为宗旨,适应新的经济形势的教育正向我们走来。”

2001年,鲁善坤出任重庆一中校长、党委书记。在21世纪的新历史阶段,有着70年璀璨成绩的重庆一中站在了新的起点上,鲁善坤亦是如此。从1972年接触教育事业以来,将近30年的思考、求知、探索,这一刻汇聚成鲁善坤巨大的决心:对重庆一中进行全面改革。

鲁善坤以“人的发展”为着力点和突破口,围绕“学校的一切为学生的发展而存在”这一办学理念,携手全校师生对课程体系、课堂教学、德育系统、组织管理等方方面面实行改革。

改革的每一步都走得艰难却踏实,10年来,学校形成了“非常5+1”课程体系,校本课程多达30多门,学生社团30多个,学校的科技小设想、小制作、小发明、小论文“四小”科技活动被教育部列入中小学新课程方案中,科技竞赛、体艺活动不断,为学生提供了广阔的成长空间和极大的选择性。

及至今日,重庆一中的学生活动丰富而多彩,校本课程丰盈而充实,科研教学严谨而个性,师资队伍团结而高效。走进重庆一中,迎面而来的是笑靥如花的师生们,在这所校园里,他们是如此的快乐。

2001年4月21日,鲁善坤还做出了另一个重大举措:率先在西部地区成立国际部,成为当时重庆市唯一一个专门教授英国国际基础课程的教育机构,学校设计的“国际高中实验班”课程体系成为中国学生就读英国高校的桥梁课程。

2007年,新的契机来了,原重庆北部新区计划创办国际学校,重庆一中凭借着丰富的国际办学经验和丰硕的办学成果获得垂青,在北部新区创办了“重庆一中国际实验分校”,国际水准的高等教育之路更平坦了,“人的发展”有了更大的舞台,学生发展有了更多的可能。

教育家陶行知说:“做一个学校校长,谈何容易!说得小些,他关系千百人的学业前途;说得大些,他关系国家与学术之兴衰。”2003年,鲁善坤被选为重庆中学校长中唯一的一位全国人大代表,2007年,又再次当选。期间,鲁善坤通过调研、主动接待、查阅资料等形式,收集各方意见建议,形成了《社区教育需要法律保障》、《建议制定终生教育法》等数十个议案和建议,为国计民生献言献策。

鲁善坤说担任人大代表的经历让他站在了更高的位置上去看待中国教育发展的问题,以更加宏观的视野去反思教育内外的问题,对他全面认识、把握教育改革和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2015年3月,鲁善坤从重庆一中退休。执掌重庆一中的14年,成绩斐然。

2015年5月,重庆第一双语学校奠基,鲁善坤出任校长。这所学校实则与鲁善坤渊源深厚,学校的前身正是2001年他组织成立的重庆一中国际部,经过15年的发展,学校已经输送1400多名海外学子,就读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英国剑桥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美国耶鲁大学等全球顶尖名校。在全球化进程不断加快的背景下,在新的时代需求下,学校得以迅速发展,一跃成为一所国际化程度高,课程设置优,普通初高中和国际高中融合发展的高品质学校。

15年前,鲁善坤种下一颗种子;15年后,这颗种子长成了大树,为了让它更加枝繁叶茂,为了毕生追求的教育事业,鲁善坤回来了,继续在路上前行不辍。

“人的发展”这一核心教育理念又将在国际教育这一领域开出更加绚丽夺目的花,重庆第一双语学校将秉承“让每一位学生在实践和创新中健康成长与全面发展”的发展性理念,致力于整合国内外优质教育资源,并以此为平台为国家培育具有爱国情怀、国际视野、知识广博的国际化人才。

上任时,鲁善坤送给第一双语学校学子们一段话:“无论你在何时何地,请记住母校——重庆第一双语学校,祝你健康,祝你顺利;无论你在学习、工作,请别忘记故乡父母、老师的期望,盼你成功,盼你成材。”诚挚的祝福和殷殷的期盼背后,是鲁善坤对教育事业不知疲倦地奉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