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全国乙卷优秀考文展示:秦楚柠《追求理想永不言弃

高考后,学长学姐们再写考文,代表着自己的最高水平,留个纪念的同时,也是给学弟学妹们做个示范引领,只要用心,自有所获,愿宝们2022高考好运!

古人常以比喻说明对理想的追求,涉及基础、方法、路径、目标及其关系等。如汉代扬雄就曾以射箭为喻,他说:“修身以为弓,矫思以为矢,立义以为的,奠而后发,发必中矣。”大意是,只要不断加强修养,端正思想,并将“义”作为确定的目标,再付诸行动,就能实现理想。

上述材料能给追求理想的当代青年以启示,请结合你对自身发展的思考写一篇文章。

要求:选准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得泄露个人信息;不少于800字。

2021年作文命题紧密结合语文学科特点,倡导品德修养,要求立足实际谈出感悟,引导考生树立起正确的人生理想,促使他们成长为与时俱进的新时代新青年。

与往年相比,2021年作文命题稳中有变。近年高考作文命题多指向较为宏大的主题,引导考生思考个人与国家的关系,体现立德树人的教育功能和为国选材的高考任务。2020年的“管鲍之交”已经有些走出“命题套路”,由宏大主题专向考查个人素养,2021年的“追求理想”更是延续去年的走向,继续注重考查考生的人生观价值观,回避了宏大主题和热点话题,形式上,也弱化了任务,应用文体的要求更是直接取消。

先看材料段。可分三层,第一层谈古人常以比喻来说明对理想的追求;第二层以扬雄射箭之喻为例,来引证第一层层意;第三层,是对第二层层意的大意阐释。整体而言,材料段是谈对理想的追求。

再看任务段。“追求理想的当代青年”,关键词及写作对象已经确定;“启示”一词告诉考生,从材料中要领悟出有关“追求理想”方面的内容来;结合“你对自身发展”的思考,强调不可脱离实际,要立足自身,不可无病,要言之有物;没有设置情境任务,没有近年来的应用文体方面的要求。

材料段与任务段相结合,立意很明确,即“当代青年,追求理想”,然后就是常规的“三问”(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角度了,那么写作时究竟应侧重哪个角度,其实材料段中已经指明了方向,只要读透材料,一切迎刃而解——

材料段第一层中,谈对理想的追求,涉及“基础、方法、路径、目标及其关系等”,加之第二三层的阐释,写作思路已经很明晰了,侧重于“追求理想”怎么做。那么,具体怎么做呢?

扬雄射箭之喻,原文翻译过来,大致如此:把修养身心当作弓, 把矫正思想当作箭, 把树立正义当作靶子, 做好了一切准备后再发射, 那么只要发射一定会射中。

扬雄射箭之喻,大意是,只要不断加强修养,端正思想,并将“义”作为确定的目标,再付诸行动,就能实现理想。这里已经显现出了一个鲜明的公式:加强修养+端正思想+确定目标+付诸行动=实现理想。该公式里也暗合着前面提出的“基础、方法、路径、目标及其关系等”,两相结合即可。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写作时注意“结合自身”,将个人与国家有机地结合起来思考,可以显现出考生的大格局、大情怀。

故此,2021年全国Ⅰ卷作文题审题难度着实不大,看来偏题不易。然而,越是貌似易写的作文,其实更为难写,当立意上难分高下之时,写作时显现出来的基本功,诸如论述语言、逻辑思路、素材运用等等,就尤为重要了。如此,就更加需要润色议论文的语言,增加一点抒彩;逻辑思路应更加严密,前后照应,步步为营;灵活运用人物素材,可多多运用时鲜事例,并结合实际,使其映照自身。

古人有言:“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诚如斯哉,当今青年追求理想亦是如此,如雕刻一般,孜孜以求,永不言弃,立己以修身,矫思,追求大义,方可成金石,实现梦想。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乃君子立身之原则。其中修身放在第一位,正如雕刻将磨石放在第一位,追梦的起点在修身,修身使心静,心静则事成。忆往昔,曾国藩修身以追梦,闭门修炼心性,悟出倔强乃成大事之道,助力国盛;看今朝,李子柒修身以追梦,于乡村间养成静气,助力文化之传承,实现自己梦想,从不言弃……

磨石为雕刻之基,正如修身为追梦之基,我辈青年也应如此磨练自己的心性,修炼自己品质,以此追梦,永不言弃。

那是风雨飘摇、山河血染的时代,在枪林弹雨中,在强抵外辱的逼扼下,陈乔年陈延年两兄弟及时矫正思想,由无政府主义的信徒转变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忠诚信仰者。他们的梦想是为保国泰民安,而他们追梦的关键正在于思想认识的正确选择,走在信奉马克思主义的路上,他们如雕刻般追梦,润色自己的思想,成为优秀员,永不言弃……

润色为雕刻必由之路,正如矫思为追梦之路。哀鸿遍地满城血,无非一念救苍生,我辈青年也应如二陈兄弟一样,及时更新自己的思想,在修身的基础上润色自己的思想,将民族复兴之梦,人民美好向往扛至肩头,永不言弃。

青年李大钊的《青年》如雷贯耳:“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如此铮铮誓言,是新青年立大义,心怀大爱之体现。大钊先生将行大义作为自己的追梦目标,争做新青年,培养新青年,雕刻之金石方可见。……

成金石为雕刻之目标,正如立义为追梦之目标。我辈青年当如大钊先生一样,将一腔大爱撒遍天下,追民族复兴之梦,永不言弃。

“青年一代更应如此,孜孜求学,则其造诣,容有底止?”蔡元培先生斯言不谬,青年追梦当如雕刻一般,修身以为磨石,矫思以为润色,立义以为雕成金石,为己为家为国谱就华章。

1.事例丰赡,典型有力。有古之曾国藩,今之李子柒,尤其是《觉醒年代》中的二陈兄弟及李大钊先生的事例,就“追求理想”而言,极为典型,论证有力。

2.语言流畅,表达得体。多处引用贴切,排比显现气势,可见作者的语言功底。

现实题材当代大剧《人世间》正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合频道热播,该剧改编自梁晓声“茅盾文学奖”获奖同名小说,以中国北方城市里一个平民社区“光字片”周家三兄妹的生活轨迹为故事脉络,多角度、多方位、多层次地描写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百姓生活的跌宕起伏,呈现了一部中国式家庭变迁的生活史诗。

3.这世界,你在意的人和在意你的人,其实就这么几个,这就是你的全部世界。

17.做人行事要敢作敢当,往轻了说是思想素质问题,往大了说是道德品质问题。

18.人在台上,门庭若市,人下台了,门可罗雀。19.不要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就算是一块破抹布给盖上了,这金子也不能发光。机会来了,要牢牢抓住。

23.狗性单纯于人性。因为狗的忠诚,是没有什么附加条件的,是人性许多情况下所不及的。狗被踩到,不会撒谎,不会掩饰疼痛,而人会。

26.人可以做很多事,但不可以做一切事,可以有野心,但不可以没有禁忌和原则。

28.读书让我在某些时候与旁人不同。当书改变你的时候,你看这世界眼光是不一样的。文学家就这点好处,生活中的痛,在艺术上能变成极致的美。

31.读书使人喜静,喜静足可培养人的内心定力。今日之时代,浮躁现象种种,读书是抵御浮躁的简单方法,前提是你得愿意一试。

33.读书的目的,不在于取得多大的成就,而在于,当你被生活打回原形,陷入泥潭倍受挫折的时候,给你一种内在的力量,让你安静从容的去面对。

35.人性如泉,流在干净的地方带走不干净的东西;流在不干净的地方它自身污浊。

38.男孩儿成长为一个男人的时候,总想要离开家;女孩儿成长为一个女人的时候,总想要建立一个家。

40.回忆每一年的自己。回忆每一个过去的自己。把他们重叠在一起,把时间折叠在一起,对着滚烫的太阳光线,看一看那些灰色的铅笔线条是不是连绵不绝地画满了整个生命的纸面。

他也出身于贫苦的工人家庭,上山下乡时期当了一名兵团战士。由于爱读书,爱写作,他被兵团推荐到了复旦大学学习,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直至晚年,梁晓声也一直保持着阅读的习惯,他认为:“读书是最对得起付出的一件事,你多读一本好书,就会对你产生影响。”遍阅群书,是最朴素的高贵,也是成本最低的投资。你在读书上花的时间和心思,都会化作未来某个时刻的惊喜馈赠。那些融入血液的文字,会带你横渡万丈迷津,奔赴一场花团锦簇的前程。

《人世间》放弃了传奇性,以身边人的视角来描写人物传情达义,塑造了可信、可爱、可亲的平凡人形象。

周父是新中国第一代建筑工人,这让他骄傲,在三线建设工作的几十年里与家庭聚少离多也无怨言。他有中国式家长的独断和望子成龙的期待,但绝非封建家长。在他的价值体系中判断人的最高标准就是“好人”。因此,当他确认了冯化成和郑娟是“好人”时,便与女儿、儿子冰释前嫌。

《人世间》想要表达的是个人、家庭与群体、城市之间的同构命运。“光字片”是北方吉春市的边缘棚户区,这里有木材厂、酱油厂、拖拉机厂、军工厂等,居住的大多是新中国的第一代工人家庭。这些家庭里,有如周志刚这样的支援三线建设的建筑工人,也有“六小君子”这样的“工二代”,以及周楠、冯玥和周聪这样的第三代。它是光荣与梦想的同义词,也是困惑与艰难的近义词。电视剧从1969年周家子女上山下乡为故事起点,逐步展开了共和国50年发展演进的宏伟画卷,其中涉及了上山下乡、三线建设、恢复高考、知青返城、改革开放、反腐倡廉等国家和社会发展的重要节点和事件,而剧中这些工人群体家庭的历史命运也就随之跌宕起伏。这样,光字片就有了极典型的意义,成为了中国城市50年发展的一只“麻雀”,而电视剧也就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家庭故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故事”了。

《人世间》叙说的是双重生活:一是中国的社会生活。中国当代社会生活波澜壮阔,少有小桥流水与田园平静;它总是深刻地影响着所有人的命运,少有人能超然度外、徜徉桃花源。《人世间》的故事从1969年展开,许多青年人的命运悄然扭转。接着,它依次表现了恢复高考、知青返城、国企改革、经商热潮、棚区改建等重要社会事件。这些事件是中国社会走过的路标,构成当代社会史,也构成中国百姓命运史。中国社会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每个人是颠簸于其间的小船,或者是一个不带救生圈的泳者,同呼吸共命运。二是个人的日常生活。社会生活背景是辽阔的,但编导紧紧聚焦于普通百姓的生活命运,没有戏剧化的强情节推动,更多是生活琐细的细节。一个东北的工人家庭,一群“光字片”的棚区人们,一出烟火气扑鼻而来的百姓生活之剧,就此徐徐展开。比如开篇的第一集,周家面临着上山下乡的抉择。周秉义下乡离家,周蓉不辞而别,五口之家就此分处三省四地。父亲拿着洗印好的全家福照片说:“这或许是我们全家最后一张全家福了,难了!”社会生活是风,个人生活是草。风吹草动,即通过细致描写个人命运的“草动”,来折射时代生活的“风吹”,这是编导对中国百姓生活的理解,也是整部《人世间》的艺术逻辑。(上海电影家协会主席 任仲伦)

家庭是中国社会生活的微型标本,蕴藏着中国人的生活哲理和情感。你写好一家人,打动的是千家万户。周家的故事是全剧的叙说轴心,创作者放弃家庭人设的奇思异想,而是忠实于普通家庭的基本人设。父亲朴实而传统,对儿子严苛,对女儿宠爱。最后却让女儿踩痛了心,踩痛了也爱着,典型的中国父亲。母亲贤惠而顾家,大儿子周秉义有志向且能担当,二女儿周蓉义无反顾而柔情坚韧,小儿子周秉昆憨厚庸常却能竭尽孝心。这是中国人熟悉的家庭成员,就像左邻右舍,就像自己的家。虽然那个年代常常突出“我们”,但只要有个人就有个人的生活欲望。即使是一个大家庭,彼此间冲突与吵架,成为生活的常态。周蓉的突然离家,让父亲心痛而绝然;周秉昆似乎是最庸常的,也是最敏感的,为了父亲的“虚荣”而顶撞;为了大哥的“薄情”而吵架。《人世间》把这种家庭人际冲突表现得真实而温暖,其价值核心就是中国家庭的人伦理想。

《人世间》中的女性群像各有其貌。郑娟是大家最怜爱的角色。同情是人们最愿意付出的情感。她几乎是苦难的化身,降落在尘埃之中,或者说,就是生活中的一颗尘埃。苦难是她生活的本色,她本能地去承受而不扭曲灵魂。“我不值得”,是她对自己的认识,也是对别人的提醒,她担忧连累别人,但她绝不担忧拖累自己,尤其是面对周秉昆的情感。周秉昆与她第一次相遇,导演用镜头渲染出郑娟娇柔且惶恐,让周秉昆的保护欲砰然而出。随着剧情发展,周秉昆读懂了她的最内心:不为低微而屈从生活,却因为善良而牺牲自我,这是人性中最美丽的光芒。(上海电影家协会主席 任仲伦)

作为一部志于讲述“五十年中国百姓生活史”的作品,《人世间》引发了年轻人的追捧,被称为隔代追剧的典型。它串联起诸多大事记:知青插队、三线建设、工农兵大学生、知青返城、恢复高考、国企改革、“下海”、下岗、棚户区改造……无疑,这些年代记忆与年轻人之间横亘着时间的深沟,怎样达成作品与观众的审美共振?《人世间》把一件事做到了极致:极致的落地感、极致的烟火气。人世间,必有烟火气,拍好了它,观众便不难从百态人生中找到父母、亲友,甚至自己的影子。对个体来说,宏大叙事与大时代只是景深,真实生活着的人才是前景的焦点。

两代6个孩子,4个考入北大清华,固然夸张,但剧中透露的家庭教育“密码”,还是很有价值的。

其一,在家庭教育中,母亲的角色无可替代。《人世间》中的“父亲周志刚”,属于一个比较典型的“顽固型家长”形象,在子女教育方面,方法简单粗暴。 幸运的是,他常年在外,每两三年才回一次家,教育孩子的机会很少。 在周家的家庭教育体系中,起核心作用的,是母亲李素华。 她大字不识一个,不识字,不等于没文化。 文化是可以通过看戏听戏、民风民俗、乡里乡亲来掌握的。 李素华是一个既有原则又十分和善的慈母形象,情商很高。 这让她处理起家庭问题来,游刃有余。

其二,家长要明白,你养的不是孩子,而是人,一个从“不独立”到最终独立的人。 如果你没有把孩子养育成人,只是养成了“未成年人”,“产品”就不合格,你的家庭教育就是失败的。 我们的培养目标,是让孩子成为“成年人”——不仅是年龄,而且包括心理、生理、品格等所有方面。

现实题材当代大剧《人世间》在央视播出,引起了广泛关注,说明这部作品与观众的审美需求达成了某种共振。什么共振?在我看来,就是作品所展示的生活情境与观众所经历的生活实际达成了一种呼应,如影随形地映照着现实生活,作品里的人物就好像是你身边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一回生,两回熟,三回就得跟着人物走,不知不觉就被带到“人世间”了。

有生活质感的作品,就有这种艺术魅力,让人不由自主地关心起剧中人的命运来。所谓的生活质感,就是真实性、生动性、鲜活性,就是让观众感同身受的那种生活的温度、气息和人情,说到底,是一种亲切的、朴实的、生存的烟火味道。

凡人世间,必有烟火,烟火味是人世间最温情最本质的味道。不食人间烟火,顾影自怜,终究是太虚无飘渺了,高处不胜寒,何似在人间?所以还得回到人世间。

《人世间》吸引观众的首要因素就是这种浓郁的、温暖的,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的烟火气息。烟火气息就是为生存而努力、而奔波、而奋斗,追赶着日子往前赶路,一年又一年,这就是生活。

《人世间》很平凡,也是一个“平凡的世界”,不过,它所展现的不是西北的农村,而是东北的城市,表现城市的一个平民社区里,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夫妇和三个孩子的命运变迁。

一个家庭,三代人,五十年,而这五十年又是中国社会从传统向现代转变的剧烈变化时期,命运浮沉,跌宕起伏,沧海桑田,天各一方,周家三兄妹的人生轨迹折射出中国社会的巨大变迁和人民生活的巨大变化。

每一天都是平凡的,但每天都在变化着,时间长了,回头一看,变化巨大,巨大得不平凡。从知青岁月到改革开放,国家在探索中前进,每一个人也是在探索中前行。该剧的社会意义就在于通过一个家庭的变化描绘出一幅社会变迁图谱,从生活史中看到了国家与社会的发展史。

当然,《人世间》的引人之处,还在于“家”。“家”是社会最基本的单位,是生活烟火升起之所,正所谓炊烟袅袅,因而是生存的依托之处。从家家户户到村村寨寨,再到城镇和城市,这人世间就是“家”的聚集、“家”的比邻而形成了万家灯火。

家,又是亲情、乡情、邻里情的载体,是人之情的滥觞。《人世间》就是从家写起,一张“全家福”之后多少年,才能遇到另一张“全家福”,周家兄妹无论身在何方,都牵挂着这个家,也被这个家系念着,家是根。过年了,就想回家,就想团圆,那是血液里带来的情感归属的基因,最深沉,也最浓烈。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具有中华民族这样深沉的“家”的情感,这是一种无形的凝聚力。

当然,家里也有性格冲突,有代沟,有矛盾,这些矛盾起源于骨肉亲情之爱,爱的另一面叫疼痛,所以叫疼爱。但无论怎样,孩子长大了,就要开枝展叶,另筑新巢,蜕旧变新,一代一代生生不息。

人来到世间,都是有使命的。人与人的差异,就是人们以不同的价值观为导向,走过不同的人生路径,显示不同的人生价值。《人世间》里的各色人等,在时代大潮中起起落落,寻找自己的爱情,寻找自己的位置,发挥自己的才能,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甚至有的人早早殒命。

人世间,多歧路,周家三兄妹,谁没有经历过挫折?像周秉昆那样,坎坷不断,磕磕绊绊,但无论如何,人总是要努力向前走。人未必都能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平凡的人生同样需要扎扎实实的脚步、兢兢业业的付出,善良在心,希望在前,脚步就有力量,生活就有劲头,人生就有光彩。向前向善,这就是《人世间》启示的人生坐标和目标。

该剧中人物众多,最有性格魅力的是几位女性形象,乔春燕开朗豁达,有一种勇于面对生活的泼辣劲,郑娟坚韧勤劳,撑起了一个家。就是酱油厂那个“曲书记”曲老太太也个性鲜明,戏份不多,别有神态,她心地善良,作风正派,原则性强,带有浓厚的曾经的“老”干部“范儿”,所以,她常常被误解为“官僚”,实际上她最实事求是。

《人世间》从家庭延伸开来,铺展到工厂社会,从平民到高干,近半个世纪的岁月沧桑,娓娓道来,描绘了社会嬗变的生活画卷,传递出中国人的生存奋斗精神,坚忍不拔,生生不息,可谓一部意味深长的生活史诗。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