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说 ⑲丨从年级600多名到世界名校 这位山东少年是怎样逆袭的

原标题:学霸说 ⑲丨从年级600多名到世界名校 这位山东少年是怎样逆袭的

在济南外国语学校,每年都有一批“学霸”被保送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国内顶尖学校,众多“学霸”拿到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等国外名校offer,还有众多优秀学生通过高考进入国内顶尖学校。

这些在顶级名校间“乘风破浪”的优秀少年们是如何炼成的?优秀学子们如何为梦想而奋斗?有哪些励志故事?有哪些值得借鉴的学习方法和技巧?大众网·海报新闻特推出《学霸说》,对话多位优秀学生,讲述成长经验。

本期,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对话山东今年唯一一个斩获芝加哥大学offer的学子熊浩翔。讲述他如何从年级600多名到世界名校的故事。

记者了解到,在2022年美本申请中,熊浩翔斩获芝加哥大学offer,也成为了今年山东省唯一一名被芝加哥大学录取的学生。

令人意外的是,这位所谓的“别人家的孩子”也曾成绩平平,他又有着怎样与众不同的成长故事?如何成长为许多人羡慕的优秀少年?

“成为学渣的经历比较突然,发生在我的小升初时期。在小学成绩优秀、名列前茅的我,原本自信满满,要在济外初中招生考试时拿到优秀名次的我,却只以低分飘过了录取分数线。”熊浩翔说,不服气的他又立下了新的“雄心壮志”,那就是在初中逆风翻盘。结果却依旧不尽如人意,第一次期中考试,熊浩翔的成绩在级部1000多名学生中位列600名左右,第二次,稍有进步,仍在级部500名左右。

“究其原因,我觉得可以用一个词总结,那就是眼高手低。小升初阶段的我视野不够开阔,只觉得自己是周围同学里比较优秀的,非常自信。但是,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其他学校同样有非常多优秀的同学,他们的能力甚至要远远超过我,但是当时我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熊浩翔说,后来到了济外初中部后,他发现周围优秀的同学太多了,心中原有的傲气就消散了很多。

为了“赶上来”,熊浩翔制定了合理、可行的目标,与此同时,向身边优秀的人看齐。比如,当时成绩在500名左右的熊浩翔,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下次考试考入前400。达到前400后,他又把目标改为前200,进而在冲刺前100……就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在达到既定目标后再去制定另一个能力范围内的更高的目标,一点点前进。

“我还发现周围优秀的同学都能够非常好的平衡学习和业余爱好的时间,他们的时间利用率非常高,同样一节晚自习,他们完成的任务量可能是我的两倍。于是,我就向这些同学请教如何提升自己的学习效率,如何去合理分配时间,借鉴他们的智慧,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去一步步提升自己。”熊浩翔说。

在熊浩翔眼中,制定了目标积极落实下去很重要。“首先我觉得制定目标前,必须了解自身的能力可以做到什么程度。比如,一节晚自习的时间,我可以完成一张作业纸、一张导学案。那么我就会按照这个量或者再多一点的量去制定目标,一个合理的目标会督促我、激励我去完成需要做的事。”熊浩翔说。

关于如何去执行这些目标,对熊浩翔影响比较大的一点是榜样的力量——向优秀的人看齐。熊浩翔认为,身边优秀的同学都有非常强的自驱力和执行力,看到他们能够一点点完成自己的计划,不断的进步时,自己自然而然的也被这种氛围影响带动,也不断努力,大家较着劲儿比着学,一起进步。

正是这种不服输的劲头,和探索无限可能性的劲头,熊浩翔在自己选定的道路上一直进步,最终,被芝加哥大学数学系录取,成为今年山东省唯一一名被该校录取的学生。

“在自己不断探索的过程中,会对自己有崭新的认识,这一点在我的高中阶段尤为明显。”熊浩翔说,自己对世界充满好奇心,喜欢探索。

小的时候,熊浩翔觉得从事商科或者金融方面的职业是一件非常酷的事。于是,当他进入高中开始专业探索时,也是从经济、商科起步的。熊浩翔参加了FBLA未来商业领袖挑战、NEC全美经济学挑战赛等相关领域的活动和竞赛。与此同时,他还进行了其他方面的探索,比如HiMCM 美国高中生数学建模比赛,ARML美国区域数学联赛等等。

在这个过程中,熊浩翔发现原来数学建模在生活中可以解决这么多问题,从而达到便利生活的目的,熊浩翔便从这个方面深入地探索下去,也就此确定了自己大学申请的主线——应用数学。

但是在确定数学作为专业方向后,熊浩翔并没有“疯狂”地深入研究相关领域,反而继续拓展不同领域的探索,他去参加了艺术展,参与了策划,做了线上展厅,去参加了人工智能相关的夏令营,去了解了区块链等等新鲜的事物和概念。

“其实我决定去国外读本科,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被通识教育吸引,我可以尽情的探索兴趣,找寻自己真正热爱并能够坚持下去的东西。那么在这个探索过程中,我对自己的定义是一遍一遍被自己推翻的。最初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可以从事经济金融相关的职业,现在,我觉得我可以做应用数学领域相关的工作,也许到了大学,在持续性的探索中,我可以成为艺术家或者考古学家,这些不确定性正是我最向往的,能够不断地去找到新的自己感兴趣的、自己热爱的东西。”熊浩翔说。

熊浩翔认为,是“好奇心”在引导自己。“可能很多人会限制自己的好奇心,觉得自己手头上的东西还没做好,就不应该去尝试其他东西。这与我的想法是恰恰相反的,我觉得多探索,多去了解不同领域的新鲜事物,这个过程总是好的。”熊浩翔说。

“高三阶段,我选修了学校的艺术课程,尝试去创作一些东西,用作品把自己的想法展示出来。对于这些不同领域的探索,往往会颠覆自己原有的认知。或者,当我写作业、做项目研究累的时候,我去画画,把脑子里的想法用不同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这也是一种不错的放松方式。”熊浩翔说。

很多少年为父母的管束而苦恼,熊浩翔不同,他有一对开明的父母,对他充满爱又充满尊重。

“家庭对我的支持非常重要,我父母教育我的方式是鼓励式教育,他们只会在原则性问题上严厉批评我,而当我考试失利的时候,他们会帮我一起分析原因,规划下一步如何做,并鼓励我不要气馁,继续努力。”熊浩翔说。

良好的家庭环境和氛围也影响着熊浩翔。他的父亲在工作上的严谨认真,母亲对家庭无微不至的照顾,妹妹在学习上的努力,这些正能量都引导着熊浩翔不断向上。

当谈及家庭教育时,熊浩翔的爸爸曾提出了非常关键的一点——在要求孩子做到之前,首先问问自己能否做到。

“我觉得我的父母算是无条件支持吧!当然,他们也会基于自己的经历和经验给出一些建议。我爸爸曾经说过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他说,培养我并不是去培养一个更优秀的他,而是培养一个崭新的我,而这个崭新呢,是由我自己来定义的。”熊浩翔说,这样一种培养思想,让自己在规划自己未来的道路上少了很多顾虑和担忧,也同时培养了批判思考啊、自行决策等等其他方面的能力。

“高一刚入学时,我对于申请的相关事项不是很了解,被一个校外机构推销去参加一个学术项目,说是可以面对面和国外大学知名教授做项目,项目成果也会被发表在相关学术期刊上。当时我爸爸就觉得这件事不对劲,于是便去向学校的升学指导老师咨询,去核对这个项目的真实性,后来也被证实是有问题的。”熊浩翔回忆说。

这件事结束以后,熊浩翔的父母跟他一起进行了总结,认为当自己对相关领域不了解、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一定要去咨询专业人士的意见。

“当时我和父亲都是留学小白,有事时可以多去咨询学校的升学指导老师,去了解这个项目到底可不可靠,含金量又有多少。这样会省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更会节省出宝贵的时间和精力。”熊浩翔说。

两年前,新冠疫情刚出现,许多学生开始居家学习,线上网课。熊浩翔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思考自己作为高中生,能不能在能力范围内,在这个特殊时期做出一些贡献,带来一些积极影响?

时值高一,熊浩翔回想到当初自己备战中考时的压力和焦虑,线上学习期间,初三学子可能更加需要帮助,于是决定成立一个助力中考的公益助学组织也就是现如今的PCT Tutoring Group。

萌生了这个想法后,熊浩翔联系了一些成绩比较优秀的同学们,大家都非常热心的参与进来。大家将课程的重点、难点及解题思路等进行梳理、归纳、总结,以直播或者录播课程的形式分享给同学们,成立了“空中爱心课堂”。因为公益组织的成员大部分都是来自济外国际部的同学,后来熊浩翔和团队还一起做过国际部相关专题,比如国际部的入学考试指导、国际课程预学等,以同龄人或者过来人的视角,分享自己的建议。

如今,PCT Tutoring Group已经平稳运行了两年多了,累计帮助了五六百名同学。熊浩翔和同学也计划去转型,能够做一些帮助大家在某些领域发展自己兴趣的活动。

“看到我们曾经帮助过的同学们都取得了自己比较满意的成绩,我们团队挑选的下一任和下下一任接班人也都是我们曾经帮助过的同学,我还是非常有成就感的,觉得做这件事非常有价值。”熊浩翔说。

“最初做公益活动时,我希望能够利用自己的能力去服务于大家。后来当我参与到FBLA(美国未来商业领袖峰会)的学生领袖社区中,我发现做公益不仅仅是为了服务大家,而是能够去传递一些积极影响。”熊浩翔说,当自己担任FBLA山东省学生主席后,会去做相关的宣讲会,帮助还没有注册的学校注册,让这些学校的学生有机会和资格参加FBLA比赛,为他们解答一些相关的疑问。

后来熊浩翔成功当选为FBLA全国副主席,对公益活动的理解更加深化。“我开始思考如何领导我们团队的成员去影响他人,让每个人都能成为公益事业的发起者,扩大影响力,同时能够提高自我,然后把理念和想法传递到更广的范围。这些都让我站在一个更高更广的角度来看问题,给予大家力所能及的帮助,赋能他人,赋能组织,让大家收获更多。”熊浩翔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